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浙江之声 |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红帮传奇,未完待续

2019-07-30来源:浙江之声阅读数:201

编者按:

纺织服装产业是宁波一张亮丽的城市名片。当年,宁波人凭借一把剪刀、一把尺子,做出了中国第一套西服、第一件中山装……在中国近代服装史上写下辉煌一页,造就了“红帮裁缝”这块金字招牌。

4月16日,中宣部“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大型主题采访活动走进了宁波。新华社、光明日报、中国日报、中新社、浙江日报、浙江之声等20余家央媒省媒的记者把镜头、笔触对准宁波纺织服装产业,探寻宁波从“红帮裁缝”到中国服装名城的发展之路。在此次采访活动中,宁波国际服装节作为宁波打造国际服装名城的重要载体和传播服饰文化、促进服装产业合作交流的重要平台应邀参与。服装节承办单位宁波华博会议展览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杰则作为宁波服装节22年以来的亲历者接受了媒体的采访。

“红帮裁缝发祥于宁波,凭借百年传承的精湛工艺、敢为人先的创业精神,在中国服装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篇章。如今,在宁波这座服装名城,红帮传人们正在续写新的奋斗故事。”

微信图片_20190730101406.jpg

“这条江就是奉化江……”

在位于宁波鄞州的宁波服装博物馆里,馆员李本侹向记者讲述了百年红帮裁缝创业史。清末民初,一群宁波裁缝从海外学成归来,拎着剪刀、背着包袱,到沿海城市开洋服店,精湛的西装手艺赢得洋人青睐。

李本侹说,当时国人管老外叫“红毛人”,红帮裁缝由此得名,“当时红帮主要集中在上海,上海主要集中在南京路,这里面有最著名的六家店铺,我们叫‘南六铺’,都是我们宁波人开的。第一家西服学校,第一本西服专著,第一家西服店,制作了第一件西装和制作了第一件中山装,这个是红帮对中国近现代服装史上的五大贡献。”

微信图片_20190730101455.jpg

旧上海南京路西服名店“荣昌祥呢绒西服号”,

业主为红帮裁缝、爱国商人王才运

微信图片_20190730101515.jpg

荣昌祥如今的西装展厅
宁波服装博物馆首任馆长陈万丰说,五个“第一”,最有分量的要数诞生于上世纪初的第一件中山装,“西装是‘开门’的,中山装是‘关门’的,领子不是扣起来的嘛。中山装可以说是我们20世纪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一种服装。中西合璧的服装的一个精品。应该说是我们国家一种国服。”

微信图片_20190730101538.jpg

宁波服装博物馆首任馆长陈万丰接受浙江之声采访

敢为人先、洋为中用,红帮裁缝成了中国现代服装的引领者。他们的后人拜师学艺、勤学苦练,用一针一线将手艺代代相传。

1978年,宁波奉化盛家村新开了家服装厂,请来告老还乡的红帮裁缝师傅传、帮、带,为上海的服装公司做加工。不曾想,厂里做出来的衣服做工精细、衬头挺刮、烫工到家、面料讲究,在上海滩一炮打响。

这段往事,罗蒙集团董事长盛静生记忆犹新:“原先呢叫盛家村服装厂,当时我们村在上海有很多亲戚,大多数是做裁缝的。改革开放以后,来不及做,所以就在盛家村办起了服装厂。没想到,做服装啊,宁波人是特别会做。小作坊开始,然后我们注册品牌罗蒙。‘罗’是绫罗绸缎的意思,‘蒙’就是呈上。也是有红帮工艺相传承的意思。”

微信图片_20190730101550.jpg

位于宁波市奉化区的罗蒙集团总部

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宁波涌现了雅戈尔、杉杉、罗蒙等一批知名服装企业,他们先人一步、自创品牌,宁波服装业也在上世纪90年代迎来高速发展。1994年,国家相关部委评出的中国“十大名牌衬衫”、“十大名牌西服”,宁波企业均位居榜首。1996年,杉杉成为中国服装业第一家上市公司。1997年,雅戈尔服装荣获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第一批“驰名商标”称号。红帮裁缝的故乡,又一次引来全国关注。

从1997年开始,宁波人还办起了自己的服装展会——宁波国际服装节,现已成为家喻户晓的行业盛会。

微信图片_20190730101553.jpg

宁波国际服装节至今已举办22届
华博会展董事长杨杰见证了宁波服装节这20多年的发展历程,“第一届做服装节的时候呢,我们差不多只有男装可以展,但是呢,以去年的服装节为例,我们已经形成了非常完整的产业链。服装的上中下游产业都有。所以经过20多年的发展呢,现在服装节的规模是首届的7倍。”

微信图片_20190730101645.jpg

微信图片_20190730101648.jpg


进入21世纪后,宁波纺织服装产品逐渐多元化,高品质的流行产品更多了,原创设计和自由品牌有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2015年,宁波博洋集团把5000平米的老织布车间改造成创客空间,现已成功孵化9个服装品牌,有7个年零售额过亿。2016年,雅戈尔和五大国际顶级面料商达成战略合作,以“全球顶级面料、顶级工艺、高性价比”,推出自主高端男装品牌“MAYOR”。“宁波服装”的身影,频频在巴黎、纽约、伦敦、米兰这世界四大时装周上亮相。

微信图片_20190730101803.jpg

博洋集团的创客空间

去年,宁波纺织服装业总产值达到1100多亿元,同比增长近8%。站在产业转型和消费升级的新起点,红帮裁缝的传人们把更多目光投向了个性定制和细分市场。

雅戈尔去年花上亿元改造了位于宁波海曙的西服车间,消费者定做一套西装,最快第二天就能拿到手。

微信图片_20190730101846.jpg

雅戈尔的西服吊挂流水线

董事长李如成说,今年9月,他们的门店还会用上3D量体技术,让下单更方便、服务更精准,“服装当中始终有一个矛盾,作为消费者来说,喜欢个性化,但是呢作为生产制造来说呢,最好喜欢大批量,成本低、流水线呢容易做。消费处于升级换代当中,我们搞智能制造,对市场的反应快了,竞争力增加了。这里面呢我们还在路上,但是可以讲,到目前为止,处于世界领先的。”

而在宁波慈星股份有限公司,去年自主研发成功了一线成型电脑横机,今年二季度开始将陆续投入生产。届时,一根线进去、整件毛衣出来,不用缝合袖子、领子,直接就能穿身上,前后不超过1小时。

微信图片_20190730101914.jpg

慈星公司的专利墙

公司副总经理李立军说,这样的黑科技,现在国内还无人媲美,“我们慈星自己正在建一个车间,会有可能上百台的一线成型的电脑横机,在这个车间里面,每天可以生产三千件衣服,这三千件衣服可以每一件都不一样。完全做到个性化。尽管纺织鞋服是个非常传统的产业,但是我们还是有信心,通过逐步的迭代和技术改进和优化,来实现产业链的革新。”

技术革新的同时,也有不少人坚持纯手工裁剪,走高端定制路线,一套西装卖出好几万。红帮裁缝、省级非遗传承人俞武军,在奉化长岭路开私人定制西装店已经10年,顾客遍布宁波及周边地区,不少都成了回头客。

生于奉化江畔的周辉明,2003年加拿大留学归来做起了服装生意。他组建中西合璧的设计师队伍,把高端手工西服卖到了美国、加拿大,去年更是签下世界顶级裁缝、82岁的意大利人弗朗西斯科做顾问。周辉明打算以此为契机,开一个裁缝学堂,也像当年的红帮裁缝那样,洋为中用,把工艺传承下去。

微信图片_20190730101932.jpg

从制作中国第一套西装、第一套中山装,到打响“宁波装”品牌、名扬天下,古老的红帮手艺给宁波带来了一城繁华。求精求新、超越自我,红帮裁缝的传人们,正在续写新的传奇篇章。

(浙江之声记者高嵩报道)